• <tr id='j6dtNL'><strong id='j6dtNL'></strong><small id='j6dtNL'></small><button id='j6dtNL'></button><li id='j6dtNL'><noscript id='j6dtNL'><big id='j6dtNL'></big><dt id='j6dtNL'></dt></noscript></li></tr><ol id='j6dtNL'><option id='j6dtNL'><table id='j6dtNL'><blockquote id='j6dtNL'><tbody id='j6dtNL'></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j6dtNL'></u><kbd id='j6dtNL'><kbd id='j6dtNL'></kbd></kbd>

    <code id='j6dtNL'><strong id='j6dtNL'></strong></code>

    <fieldset id='j6dtNL'></fieldset>
          <span id='j6dtNL'></span>

              <ins id='j6dtNL'></ins>
              <acronym id='j6dtNL'><em id='j6dtNL'></em><td id='j6dtNL'><div id='j6dtNL'></div></td></acronym><address id='j6dtNL'><big id='j6dtNL'><big id='j6dtNL'></big><legend id='j6dtNL'></legend></big></address>

              <i id='j6dtNL'><div id='j6dtNL'><ins id='j6dtNL'></ins></div></i>
              <i id='j6dtNL'></i>
            1. <dl id='j6dtNL'></dl>
              1. <blockquote id='j6dtNL'><q id='j6dtNL'><noscript id='j6dtNL'></noscript><dt id='j6dtNL'></dt></q></blockquote><noframes id='j6dtNL'><i id='j6dtNL'></i>
                纪录片网生时代什么样?
                2019-09-10 14:12:45      来源:天津日报

                  这个夏天,一部“调侃古人、模仿经典电影”的“不正经”纪录片《历史那些事》第二季火爆网络,随后《人生一串2》这部食文化纪录片,也创造了播出一个月超过5000万点击量的佳绩。近两年,网生纪录片由于体量小,题材垂直细分,内容节奏快,迅速上升为纪录片领域的新宠。《我在故宫修文物》《如果国宝会说话》《人生一串》《风味人间》等纪录片风靡网络,如今众多网络播放平台发力自制纪录片内容,逐渐形成各自鲜明的风格,创造出更多跨界融合纪录片,曾经小众的纪录片在网络平台上愈发进入大众视野。

                纪录片网生时代什么样?

                  曾几何时,纪录片是严肃沉闷的,而受众往往是“三高人群”(高学历、高阶层、高收入)。如今,纪录片门可罗雀的市场已经被颠覆,而改变这一现状的,恰恰是不曾被纪录片寄予过厚望的年轻人。据《中国纪录片发展研究报告2019》(以下简称“报告”)显示,经过前两年的积累,新媒体纪录片在2018年显示出一种蓬勃的态势,新媒体纪录片正日益“受宠”,纪录片正在走向“网生时代”。

                  制作内容小而美

                  据《报告》显示,2018年,我国纪录片生产总投入为46.02亿元,同比增长16.4%,生产总值为64.45亿元,同比增长接近7%。新媒体纪录片俗称“网生纪录片”。“所谓‘网生纪录片’,是为互联网而创作的纪录片。”北京师范大学纪录片研究中心主任张同道说:“观众开始选择用互联网,甚至用移动视频来收看纪录片,而观众的收看方式将直接决定了行业的发展方向。”

                  回溯中国网生纪录片发展历程,2015年中国网生纪录片开始发力,随后影响力越来越大,2018年,腾讯视频、优酷视频、哔哩哔哩(以下简称B站)、爱奇艺四家互联网平台对纪实内容的投入约11亿元,同比增长83%,成为仅次于电视台的第二大阵地,标志着网生纪录片真正形成影响力。作为《人生一串》第一、二季的出品方与独家播出平台,B站已成为国内重要纪录片出品方之一。纪录片《人生一串》将视角贴近市井,取景街头的烧烤摊与食客,一度成为播出平台上播放量最高、最受欢迎的纪录片,截至记者发稿前,站内播放量达7389万,累计弹幕达122.5万条。

                  B站与纪录片之间一直发生着美妙的化学反应。从内容和题材来看,出品的纪录片更专注于年轻人群体,尤其是“90后”“00后”观众。从《我在故宫修文物》网络蹿红,到如今自制出品《人生一串》《历史那些事》《川味3》《宠物医院》等,B站在网生纪录片的路上不断探索出新。B站纪录片高级顾问朱贤亮表示,在价值观正确的基础上,让更多年轻人在这里爱上纪录片。B站拥有天然的社区互动氛围,这“氛围”就是大家所熟识的“弹幕”,用户边看视频边发弹幕,可以边看边交流,获得的知识增值和情感放大都是数倍的。此外,纪录片在这里通过弹幕评论完成了二次创作,成为用户喜闻乐见的内容。朱贤亮表示,通过B站的弹幕和评论能够不断了解用户的想法,从而迅速的迭代与精进内容。“年轻人对守旧的东西兴趣不大,他们不断追求新鲜的东西。所以在价值观正确的前提下,我们的纪录片要做到求变,求新,求跨圈。”

                  从各视频平台内容布局来看,纪录片的版图正不断扩充。除了联合国际知名厂牌,多维度打造优质的纪实内容矩阵外,打造纪录片IP的浪潮正在兴起,各大视频网站纷纷发力自制纪录片。腾讯视频上半年,先后推出了《早餐中国》《风味原产地·潮汕》《佳节》等内容,推出了社会纪实类纪录片《疯狂的消费时代》,打造文旅纪录片《是面包,是空气,是奇迹啊》、聚焦儿童行为的《小孩的神秘生活》,以及社会纪实类内容《纪实72小时》。爱奇艺在自制内容方面相继推出了《讲究》《博物奇妙夜》后,在今年推出了新派美食四部曲第二部火锅美食文化纪录片《天下一锅》。2018年优酷成立了纪实中心,文化纪录片《了不起的匠人2019》回归,在延续了该系列风格的基础上,覆盖了剪纸、国画、面塑等“老式”工艺,展现传统的手工与现代的魅力。从上述各大视频网站的片单不难看出,网站纪录片内容更加生活化,美食文化、潮流生活、文博等不同题材,“小而美”的题材依然是视频网站纪录片普遍流行的方向。

                  纪录片年轻化势不可当

                  《我在故宫修文物》在电视台首播时收视率平平无奇,但在B站上线后,几乎是一夜之间红遍大江南北,年轻人功不可没。这并非单个案例,纪录片《了不起的匠人》为其微博用户做的画像:22到24岁的观众最多,女性用户占63%。这和过去电视纪实频道偏向中老年、男性用户的观众构成完全不同。

                  朱贤亮表示,“B站是年轻人的社区。说到他们的喜好呢,他们一方面喜欢‘新’,不光是新奇,还要新鲜。另一方面,他们也喜欢‘旧’,什么‘旧’呢?文化,历史。讲历史故事,他们非常喜欢。因为‘90后’‘00后’他们有三大特点:第一,都受过良好的教育。第二,出生在我们改革开放以后经济比较发达的年代,他们有一个比较好的生活环境,所以他们有付费的习惯,愿意付费来看好节目。第三,他们因为受过良好的教育,他们喜欢那些有文化的东西,或者说,喜欢那些达到一定品位的东西。我们要符合这几个要求,提供给他们喜欢的作品。”

                  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影视传播研究中心研究员司若表示,“纪录片从选题上贴近年轻人,能激发年轻观众的同理心,真实的东西往往比较受欢迎。比如有一些看似是知识类的或者历史类的纪录片,但用一种新方式解读,像《如果国宝会说话》很多解说词在发生着变化,它会用一些像是‘苹果肌’等年轻人熟悉的语言。”另外,如今网生纪录片时长被压缩得更短,更贴合碎片时间观赏的习惯。此外,很多真人秀与纪录片相结合的方式也在推出,更加贴合新媒体受众的欣赏习惯,“借助新媒体快速广泛的传播,纪录片在新时代插上了新的翅膀。”

                  张同道认为,纪录片年轻化趋势不可避免,“近年来中国纪录片往往大制作、高品质、四平八稳,进入到了一个整体水平很高,但是原地踏步的阶段,所幸的是现在有一些有创意的导演,开始去探索新的路径。在电视系统我们看到了《如果国宝会说话》,从网站我们看到了《人生一串》《历史那些事》,大家开始去思考如何把纪录片的观众扩大到更广泛的人群,尤其是年轻的人群。这个扩大不仅仅是数量的扩大,还是方向的转变。这个方向意味着纪录片将走向一个新的时代,这个时代是面对年轻人的,他们会成长,他们会带来对纪录片新的期待。同样纪录片的生产模式和传播模式已经发生了变化。”

                  此外,张同道认为,纪录片传播模式的改变也将引来其他的变化。“新的时代新的传播模式,就带来了新的美学形态,新的节目形态。短视频在短时间内所创造的价值已经远远超越了长纪录片在漫长时间里所积累的价值。假如换一个角度去看,我们是文化生产,是美学生产,同样也是经济生产。所以纪录片需要各种不同的人才,但第一个需要的人才其实是创意人才,是运营人才。三年以前最优秀的纪录片制作人往往是在电视台,是在电影厂,但新媒体之所以成长快,是因为它直接从高端进行嫁接。也许在未来的3至5年里,纪录片最大的一个增长点不一定是由专业纪录片人完成的,可能是今天从来没有拍过纪录片的人,在未来的时间里成为纪录片的主人,为纪录片带来新的契机。”

                  探索中国纪录片品牌商业价值

                  2018年,众多体制内纪录片人向新媒体流动,如陈晓卿、李炳、干超等,纷纷“出走”新媒体,为网生纪录片注入更多专业力量。五洲传播中心影视制作中心主任王媛媛从事纪录片创作20多年,她讲道:“《鸟瞰中国》第二季上市的时候恰逢‘双11’,有那么多热爱纪录片的网友不去购物,在那儿看纪录片,有网友说每一秒都不愿意错过,每一秒都自豪。我每一秒也不错过弹幕,因为每一秒都在骄傲。我做的片子能受到年轻的用户欢迎,我想对做纪录片人来说是最高的褒奖。”王媛媛表示,纪录片制作人也面临新的挑战,“我一直觉得网友中有很多高人,一定有研究更深入的人。还有看B站那些UP主制作的视频,有时候我觉得,我们作为专业机构所谓的权威性已经不存在了,我们一定要比他们更努力做得更好,才能在互联网上贡献独特的价值,包括怎么用互联网的语言,怎么做出来有网感的纪录片。”此外,王媛媛表示,“我们用观众喜欢的方式诠释我们宏大的主题,让我们的观众喜欢,这是我们做纪录片人的价值,融媒体传播它是一个未来,所以我们还是主动地去拥抱互联网。无论什么时候创新和内容核心是不变的主题。”

                  那么,纪录片网生化后,它的商业价值要如何体现?纪录片《人生一串》总制片人王海龙表示,“网生纪录片有一个很重要的特点──它是商业性的纪实节目,商业的节目和严肃、正统的纪录片的状态不一样,它是要靠自己活下去。”谈及困难,王海龙指出两点,“第一是这一类作品的播出方式和节目形态都很新,虽然得到了观众的认可,但在产业环境中,它的商业方式和商业模式需要一些时间、案例、经验来让商业合作伙伴认可;第二,在一个作品或者是一个产品权限开发过程中实际有很多的可能性,可能性需要各方合作伙伴和自己花大量的时间创造条件和机会,才会让可能变成真的。”另外,他表示,付费点播是未来做商业性纪录片时要考虑的收入来源。此外,王海龙透露,希望把《人生一串》培养成长线的项目,未来有可能发展为影视化作品。

                  在中国电视纪录片漫长的传播中,曾出现过很多伟大的作品,这些作品曾经在文化和美学上对中国观众产生了非常重要的影响。但是,这些作品产业价值几乎都是很低的。张同道介绍道,“我们一直没有品牌经营的概念,这在过去的纪录片制作中,是大家所不愿意去做的一件事。假如我们只想做一个艺术导演,我们不会去拍续集。什么情况下会追求品牌?那就是商业的出现。在现有电视台的格局下,电视台主导时期我们曾经形成了纪录片的品牌,但却没有形成一个产业链。而新媒体的出现,把一个品牌的策划、生产、运营、传播形成了一个链条化。这就为品牌的创生、创意、制作、传播提供了一个一盘棋的计划。所以当网络终于有能力培育自己品牌的时候,我想中国纪录片的品牌时代终于要开始了。希望当我们把互联网纪录片结合在一起时,除了尊重经典,学习经典之外,更重要的是去思考新的可能,去思考那些我们从来没有做过的事情,而这些事情恰好会成为行业未来新的力量。”(天津日报 作者张洁)

                编辑:张玉玲(实习) 责任编辑:曹月

                广告热线:(0871)65364045  新闻热线:(0871)65390101

                24小时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71-65390101  举报邮箱:2779967946@qq.com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70004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滇B2-20090009